豆扎Xflo萨。
德扎和法扎的xover。
小号,非礼勿吃。
警告:可能有RPS混入。
QQ群:639630271(日常开车,拒绝未/成/年)
 

【豆扎FLO萨】脑洞153:看不见的孩子

乔秋秋:

+除了莫扎特之外,只有萨列里看见过阿玛迪。

+脑洞153的内容只是整个设定里的一小部分,剧情和鬼爷脑得挺完整,感觉不写挺可惜的,而且真的很可爱,所以就悄悄地扩写啦。

+在完全忘掉之前赶紧能写多少写多少,应该都是只顾自己爽的段子形式。

+大概会不定期慢慢更新……有时间就扔点上来。

————————————————————————————————

萨列里在初次见面时就觉得莫扎特是个挺有趣的人。

毕竟有谁会把一个小孩子无时无刻带在身边呢?

 

即便是沙龙这种绝对不适合儿童的场合,那个一身红袍的小家伙仍然紧紧跟着莫扎特,有时候还会扯他的衣角。似乎没有人注意,也没有对此发表过评论,但在快要靠近他时人们总会无意识地分开道路,继续着自己的高谈阔论。小小的身影从他们之间穿梭而过。

 

莫扎特正在钢琴前情绪激昂地进行他的表演,萨列里根本没注意到什么时候已经落下了休止符,只是机械地跟随着喝彩的人群鼓起了掌,视线和那个孩子相遇。

莫扎特知道萨列里今天会来,他还打算等会儿问问这位大师对自己新曲子的想法。他从琴凳前扭过头时费了点力气才锁定了站在后方一身黑衣的乐师长,但他看起来有些心不在焉。莫扎特顺着对方低垂的目光反方向看过去,最终锁定在那个几乎不可能被看见的目标上——

——啊呀,这就很有趣了。

 

萨列里又陷入瓶颈了。

他在手稿上涂涂改改,断断续续地尝试各种可能的组合方式,但还是没能找到最精致、最美妙的那一颗音符。

他的太阳穴开始隐隐地疼了,也许管家的建议没错,他不该这样毫无喘息间隙地工作直到把自己逼到极限——但没办法,还有太多地方需要改进了。耳朵在尝过天籁后,便再也无法忍受庸俗旋律的瑕疵。

 

他决定放弃了,这样反复打磨只是无用功。萨列里把谱子从琴架上取下来,依照折痕一丝不苟地叠回去,虽然它之后的命运只可能是火炉或垃圾桶的二选一。

突然安静下来的琴房让人有些不适应,耳膜像是背了气地嗡嗡响着。这种时候一点风吹草动都变得格外炸耳,以至于没关严的房门吱呀一声被推开得更大时,萨列里第一时间扭过了头去。

站在门口的是那个穿着红袍的小男孩,他从门缝间轻巧地挤了进来,仍然一丝不苟地戴着假发,脸上还是如同初见时的面无表情。萨列里想要打声招呼,半张开口却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他的名字。

 

萨列里只能礼节性地对着他点了点头,思考着怎样才能不突兀地请他出去——这里可不是小孩子的游乐场。

但这是跟着莫扎特的孩子,说不定那个金发的小疯子真的会把自己的小提琴递给他当玩具。等这个念头突然闪进脑海时,他才意识到自己走神了。

看起来比钢琴高不了多少的小男孩已经走到了他的面前,用那双圆圆的浅色眼睛默不作声地打量他。萨列里莫名被盯得发毛,手里仍然捏着谱子往琴凳的另一侧挪了挪。

 

“……阿玛迪,阿玛迪!你去哪儿了,快回来!”外面的走廊传来了压着嗓子的呼喊声,他毫不费力地辨认出这是莫扎特的声音。

哦,所以叫阿玛迪?萨列里微微偏过头看向身前的小朋友,对方如同镜像动作地也转了一个角度,极小幅度地点了一下头。

 

莫扎特的脚步越来越近了,他的厚底靴在地毯上拖沓时发出的摩擦声极富辨识度。阿玛迪突然站近了一步,倾着身子几乎挨到了萨列里的小臂,自顾自地伸出手在几个琴键上点了点。

萨列里甚至没能开口问些什么,那个令人捉摸不透的孩子就头也不回地转身跑了出去,他还能隐隐约约听见几秒之后响起的、类似于“我的天,皇宫不是你的游乐场,你刚刚又跑哪儿去了”的责怪。莫扎特一旦情绪激动时就完全忘了音量控制,无论在哪里都是这样。

但他现在一点都没有偷听小八卦的心情了。他的视线死死黏在阿玛迪碰过的琴键上,几秒的犹豫之后,手指试探性地依次摆了上去。

 

……是的,就是这个。在刚刚按下音符的时候耳朵就先大脑一步愉悦地发出信号,旋律柔滑得如同一口顶级的慕斯蛋糕,生硬的转折变得圆润而优雅,尖锐的不和谐音被抚平,一切都被装点得恰到好处。

萨列里困惑又震惊地坐在原处,指尖流淌出的天籁只把自己拖入了更深的漩涡。


TBC.



评论
热度(59)
© 金子与黑白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