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扎Xflo萨。
德扎和法扎的xover。
小号,非礼勿吃。
警告:可能有RPS混入。
QQ群:639630271(日常开车,拒绝未/成/年)
 

【豆扎flo萨】忏悔 Part Ⅲ (Last Part)【是糖不是刀/完结】

Gientta:


主啊……

萨列里错过了莫扎特晚上的演出和晚餐的邀请,在忏悔室里握紧双手颤抖着,进入狭小的忏悔室他感觉到安全但是一开始他一句话都说不出,冷静下来语序混乱的说着话直到他听到外面传来脚步声。

萨列里从忏悔室里出来,脚步不稳的扶着墙抬头看向窗外,已经是晚上,不知道莫扎特的演出怎么样……萨列里想着,感觉还是很混乱嘴唇仍然像是火烧一般,脚步声越来越近,萨列里意识到脚步声的主人是朝着这间忏悔室来的。

虽然不知道是谁,萨列里只想安静一会儿不想与任何人打照面,他躲进忏悔室另一边的隔间里在小圆凳上坐了下来。

只要等到那个人忏悔完就离开,萨列里想,他向上帝发誓他不会将这个人的忏悔说出去的。

忏悔室的门被拉来,萨列里能听到来的人踏进忏悔室坐在椅子上的声音,那个人安静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萨列里有些感激主将他留到现在,才能听到这个人的忏悔。

“仁慈的主……”

莫扎特的声音有些低沉,萨列里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好听清莫扎特的话,那一头的人却沉默了一会儿,萨列里不确定他是在沉思还是在犹豫,他不敢拉开隔板,他甚至在装作这里没有第二个人。

“今天我亲吻了他……”

莫扎特低声说着,这句话让萨列里差点叫出声,原本已经平复下来的心情又心脏狂跳起来,被莫扎特所碰触和亲吻过的地方也灼热起来,捂住嘴却忍不住呼吸粗重起来。

“可是他却被吓跑了,像一只受惊的小鹿,我甚至不知道他是否会因此而讨厌我了。主啊……我不想失去他,哪怕这让我更加罪孽深重。”

莫扎特的声音总是轻快活泼的,但是现在却带着委屈和哽咽,忽然低落的情绪仿佛感染了萨列里,他想要打开门告诉莫扎特他并没有讨厌他,他也并不会失去他,但是他该怎么和莫扎特解释他在这里躲着,并且十分不礼貌的偷听他的忏悔呢?他刚才还向上帝起誓,他不会将他听到的忏悔告诉任何人。

“明晚将会是这场歌剧的最后一场,如果……”

莫扎特再次开口,萨列里勉强调整了心情想听听莫扎特接下来要说什么,只是他有一种强烈的预感,十分不好的预感,从莫扎特的语气和话语里他能听出来,那绝对不是他想听到的消息。

“如果他不出现……那么我……还是就此离开维也纳吧。”

萨列里猛地站了起来,圆凳被他的动作撞得发出响声,莫扎特顿了顿有些疑惑的开口:

“神父?”

意识到自己的行为让对方发现了,萨列里却迅速的冷静下来,他现在只想阻止莫扎特要离开的念头,压低声音开口:

“主会原谅你的,孩子。但是您的音乐是上帝给您的天赋,他将您引导到这里,让您的音乐繁荣兴盛,您不应该作出违背他的事。”

“可是我爱他,如果不能得到他,我宁愿离开这个地方,否则我要怎样才能看着他在我面前却无法握住他的手、亲吻他,告诉他我爱他?”

不知道是不是萨列里的错觉,莫扎特的声音听起来无比的温柔,也没有刚才那样绝望,总之这是好事……

“主会保佑您的。”

萨列里低声的回答完这句之后沉默下来,莫扎特倒了谢便推开忏悔室的门离开,听着他的脚步声越来越远,萨列里坐会圆凳上,后知后觉的出了一身冷汗。

他不知道莫扎特有没有听出他的声音,但是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刚才莫扎特的告白,但是他又有一点委屈,这分明是对他的告白他却不能听到莫扎特当着他的面亲口说出来,而是要在忏悔室里伪装成神父才能听到。

但是至少……他能知道莫扎特爱着,他那无尽的烦恼并不是没有尽头的,只是他该怎么开口,怎么告诉莫扎特他也爱着他呢?

陷入沉思的萨列里回到家思绪混乱,一整夜没有闭眼,等他再睡醒时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而莫扎特的演出将会在几个小时后开始,如果萨列里没有去……

可是他昨夜没有工作,而他今天应该将陛下要求的曲子送进宫去,萨列里看了看他的乐谱,他也许能在莫扎特的演出结束前写完,拦下要离开的莫扎特。

莫扎特如果要离开,他会去哪里?萨尔兹堡……一定是哪里,他也许会回家,与他的父亲和姐姐见面。

看着已经完全黑下来的天色,萨列里将乐谱交给仆人让他们送进宫,这是他第一次不是亲自将曲谱送进宫交给陛下。

从马房里牵出马,萨列里骑着马先去了一趟歌剧院,劳伦佐说莫扎特已经离开并且他请了假,短时间内不会再来歌剧院。当他崽折去莫扎特的家中,也没有看到一点灯光。

萨列里压下焦急的心情骑着马向着通往萨尔兹堡的城门而去,希望他能赶上莫扎特的马车,就算他猜错了他也有时间回头选择另一条路,他希望能在天亮之前找到莫扎特。

但是刚到城门口他就看到一辆由四匹马拉着的马车停在那里,两名马车夫一边安抚马儿一边攀谈着,而那个金发的白衣乐师靠在马车边不知道在沉思什么,当他听到马蹄声抬头看过来时露出了笑容,仿佛连黑夜也明亮起来。

有些茫然意外的萨列里扶着莫扎特的手翻身下马,狐疑的看着笑得狡黠的莫扎特。

“我亲爱的安东尼奥,我从第一次忏悔时就知道您在听着,我也并不想离开维也纳。我在这里等您只是想看看您是不是也像我爱您那样爱上了我,不过现在您不用告诉我,我已经知道啦!”

莫扎特的话让萨列里半天没回过神,看起来他似乎是被莫扎特骗了,但是他却并不是生气,毕竟他早就知道这个人是个小混蛋了。

“那么这辆马车……”

后知后觉的萨列里看向马车,既然莫扎特不准备离开,他为什么让这辆马车停在这里,而且劳伦佐分明说他请了假。

“因为……在结婚之前,我要带您挥萨尔兹堡见见我的家人。”

“……我不去,我还有工作,您放开我的手。”

“我相陛下请假的时候也帮您请假了,陛下表示了祝福!”

“您……”

这人分明是无赖!萨列里在心里大叫着,捂住额头感觉头痛,却被莫扎特牵起手轻吻了一下,他抬头,莫扎特的蓝色眼睛正注视着他。

他现在才发现,莫扎特看他的眼神其实一直都是这样充满爱意却又无比清澈。

“您真是……”

也许莫扎特就是这样一个难以拒绝的人,至少萨列里没办法拒绝他,当他用现在这样的眼神注视着的时候,萨列里就永远会心软。

在萨尔兹堡,莫扎特出生的地方,莫扎特为萨列里戴上了戒指,宣誓忠诚与不朽的爱意和陪伴。

题外话,让小莫扎特意外的是,他的父亲利奥波德对这个儿媳十分满意,大概是因为莫扎特在萨列里的要求下会乖乖的认真工作的关系。

评论
热度(47)
  1. 鬼。幻焰。Gientta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金子与黑白键
© 金子与黑白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