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扎Xflo萨。
德扎和法扎的xover。
小号,非礼勿吃。
警告:可能有RPS混入。
QQ群:639630271(日常开车,拒绝未/成/年)
 

【豆扎flo萨】他们许下了誓言,然后……【短篇合集/婚后生活/First】

Gientta:

【忏悔】后续

【Zuerst. 他们的一天】

仆人拉开了房间里的窗帘,缩在被子下的两个人形物动了动,被子的一角被掀开,打着哈欠准备起床的黑发青年还没来得及从床上坐起来,就伸过来一只手臂揽住他的腰将人搂回被窝里。

“早上了……”

萨列里转过身吻了吻还没睡醒却粘人的恋人,莫扎特从被子里探出头金色的头发乱糟糟的翘着,睁开眼蓝色眼睛里满是迷茫,长长的睫毛颤了颤像是在习惯阳光的照射。

“可是今天又不用工作……安东尼奥……”

面对无比粘人的丈夫,萨列里无奈的揉了揉他乱糟糟的金发,选择任他抱着再睡一会儿,或者说,萨列里挣不开这家伙在他腰上紧箍着的手臂,只能陪他再睡一会儿。

而且莫扎特说的没错,今天的确没工作,他既不用去剧院也不用去宫殿,他今天是自由的,只需要完成一首短小的曲子交给陛下就行。

原本萨列里习惯每天早起,也喜欢早早的完成工作,鉴于他喜欢反复修改他的乐谱所以他总是会花很多时间来确保他最后誊写的,是最让自己满意的作品。

自从和莫扎特这个小坏蛋结婚之后,萨列里除了要工作出门的情况以外,早起似乎已经成了不太可能的事情,莫扎特总是有各种理由将没有借口的萨列里留在床上,当然也包括一些非常手段,或者应该说像今天这样只是被安安静静抱着睡觉的情况比较少。

这也难怪,昨晚莫扎特刚结束了新歌剧的首演,那是他们从萨尔兹堡回来以后,莫扎特沉寂后的回归作,他们在萨尔兹堡待了半个月,如果不是因为萨列里宫廷乐师长的职务,莫扎特还想带着萨列里到别的地方玩一圈。

在萨尔兹堡的时候,莫扎特的父亲利奥波德和萨列里说了一些他们过去的事情,回到维也纳后萨列里让自己和莫扎特的医生好好的为这个生活不注意的金毛小狮子做了检查,闲不住的莫扎特在家被迫调养的时候写了新的歌剧。

虽然调养期间他没有工作但是身体状况却改善了许多,毕竟萨列里禁止他狂欢到半夜,也限制了他对酒精的摄入,最重要的是……萨列里的厨师做的食物让莫扎特免去了饿肚子的痛苦。

而现在,莫扎特好不容易可以重新工作,新歌剧也大受好评,萨列里难得的允许莫扎特和乐团们好好庆祝,闹到半夜才结束这场狂欢似的晚宴。

等到仆人再来提醒时间的时候,早餐已经放到桌上,莫扎特也睡醒蠢蠢欲动的想要做些什么,萨列里赶紧趁着仆人提醒的空挡逃似的下了床。

真的与莫扎特在一起相处时萨列里才意识到这个看上去就很孩子气的人,比他想象的还要更加孩子气,他会在餐桌上将不喜欢吃的食物偷偷放进萨列里的盘子里;或者趁萨列里专心喝汤时伸手过来摸一摸萨列里的手,等萨列里一脸疑惑抬头看他时他会装作什么都没做的转开视线,但是偶尔他也会盯着萨列里看直到萨列里忍不住瞪他才收敛。

吃完早饭萨列里习惯去花园里走走,偶尔他会想念罗马的阳光和古老的建筑,但是他也喜欢在花园里看看植物茂盛的样子,哪怕是秋天和冬季也是别有一番风味,欧洲音乐从自然之中而生,萨列里喜欢在花草树木环绕之下。

虽然现在这项散步活动多了一个人,而且还是个叽叽喳喳如同鸟儿一样不停歇的人,但萨列里除了听着还能怎么办呢?更何况萨列里也挺喜欢看着莫扎特这么活泼兴奋的说话的样子,这很好,就像是一个人所能感受到的喜悦成了双倍。

偶尔莫扎特会拿着小提琴在花园里随便演奏一曲,会有鸟儿落在萨列里的肩上与他一起安静的听着。

有时候午餐就在花园里吃完,有时候是在屋里,这要取决于那天是不是下雨以及那天的食物是不是方便在室外食用,不过更多时候是在屋里吃的午餐,他们坐在窗边吹着风一起享用食物,毕竟考虑到上一次莫扎特在院子里烧烤时差点烧了房子,萨列里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不敢让莫扎特碰火了。

虽然莫扎特总是很孩子气,但是萨列里从来没有真的生过他的气,而莫扎特也并不会觉得萨列里总是管着他让他厌烦,在莫扎特眼里萨列里做什么都好,只不过偶尔下午的时光让莫扎特十分不悦。

萨列里的学生大部分是这个时间来上课,偶尔没有学生萨列里也要见一些客人,不能和萨列里黏在一起的时候莫扎特就躲在房间里弹琴。

一开始萨列里的学生们和客人们很意外萨列里的房子里还有别的人在,并且还是个音乐家,但是在偶尔听到莫扎特的笑死以及他故意或无意的打扰之后,认识他们的人都知道莫扎特和萨列里住在了一起。

而像是前两天那样,莫扎特去歌剧院排演新歌剧,萨列里的学生和客人还会好奇莫扎特怎么不在家,或者开玩笑的猜测萨列里是不是把莫扎特赶出了家门。

也许是因为过去莫扎特的名声有些微妙,而萨列里则一直都是大家内心认可的稳重的宫廷乐师长,所以才总是会猜测哪一天莫扎特会遭到萨列里的抛弃。

但是天知道,萨列里才是偶尔会做噩梦,萌到莫扎特没有和他在一起会怎么样,梦到莫扎特让人堪忧的身体健康会让他太早投入主的怀抱,每一次做了噩梦莫扎特都会将他唤醒然后抱住他,告诉萨列里不要害怕,他就在这里哪里也不会去。

想到那些萨列里就有点害羞,他当然不会把这些告诉别人,任由他们胡乱猜测,反正他和莫扎特终归会有机会牵着手一起出现在那些人面前,让那些人知道他们有多亲密多甜蜜。

晚餐时间偶尔是一起渡过的,毕竟无论萨列里还是莫扎特都还是维也纳炙手可热的音乐家,他们可没有太多的时间能够留给自己,不过晚餐解释后睡前的时间都是两位音乐大师的工作时间。

莫扎特刚搬来时,萨列里被莫扎特粘着荒废了一天,一直到晚上作曲工作的时候还担心扎特会缠着他捣乱,但是那天晚上他工作的时候扎特都很安静,或者说……每天这个时候莫扎特都非常的安静。

萨列里想过也许是莫扎特也有想要自己的时间独处,但是每次他工作完准备睡觉的时候莫扎特又再次变得很粘人,这样过了几周之后,某一天萨列里刚将陛下指定的曲子交上去,歌剧也顺利的完成,萨列里想到了去看看莫扎特每天这个时间在做什么。

他轻手轻脚的推开另一个有钢琴的房间的门,却发现莫扎特正坐在琴边专心的工作着,虽然没有打开琴但是他还是能够思考片刻后写下乐曲,工作中的莫扎特十分投入,金色的头发落在额前被烛光衬得有些温柔,萨列里靠在门边上看着他,而莫扎特却甚至忘我到没注意到萨列里进来。

当莫扎特的工作告一段落,差不多到休息的时间,一抬头就看到萨列里站在门边上看着他,脱掉了黑色的外套和勾勒出腰线的小马甲,只有带蕾丝的白色衬衣宽松的搭在身上,莫扎特手中的羽毛笔松落。

现在,工作时间结束了,他的一切属于萨列里。

希望莫扎特知道节制,也希望萨列里大师能够睡个好觉。

Guten Nacht.

评论
热度(48)
  1. 鬼。幻焰。Gientta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金子与黑白键
© 金子与黑白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