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扎Xflo萨。
德扎和法扎的xover。
小号,非礼勿吃。
警告:可能有RPS混入。
QQ群:639630271(日常开车,拒绝未/成/年)
 

[豆扎flo萨]一只二十九块的萨喵

mousse:

  *现代AU
  *一块ooc的劣质甜饼
  
  
  莫扎特盯着收银台前面的杂货孤儿车已经有一会儿了。平常里面总是丢着儿童文具或者几件促销的衣服,这些东西当然今天也有,不过此时吸引他的是一个黑发黑眼的玩偶。
  
  他几乎每周都来这家超市,玩具专区的玩偶都长得不尽人意,以至于他常常怀疑孩子们的审美。这一只倒是栩栩如生。他按捺不住上去揉了揉玩偶的脑袋,手感倒像是个真正的人,不过哪个人会长一对儿猫耳朵呢?
  
  他蹲下来看着玩偶的眼睛,玩偶也看着他,甚至伸出手摸了摸莫扎特的脑袋,张开嘴:
  
  "喵呜——"细细软软的声音听着很舒服,好像被翻过来挠肚皮的猫。
  
  等会儿。他又低头看了看这个玩偶。
  
  "活的?"
  
  "萨列里。"
  
  莫扎特重新上下打量面前这个自称萨列里的孩子——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命名这样一个生物——不过看起来勉强算个七八岁的孩童。毛茸茸的耳朵抖了抖,萨列里从衣服堆里站起来,大致也只到莫扎特的胸口,他两手撑到推车边缘,抬起脚跨上去,一个用力就歪歪扭扭地翻进了莫扎特的车里。
  
  "你要买我吗。"萨列里坐在一堆日用品里,眼睛眨了眨,歪着脑袋嘟起嘴。
  
  莫扎特想要拒绝的嘴屈服于了耳朵和眼睛,忍不住还是又揉了一把萨列里的脑袋,"你卖多少钱啊?"
  
  萨列里从莫扎特的推车里去够孤儿车里的一个布偶,他踮着脚尖,一只白嫩的小手晃来晃去,莫扎特看他不够高,帮他拿了出来递给他。
  
  萨列里接过布偶望了一眼莫扎特,小心翼翼地用牙齿把玩偶上的标签咬断下来,绕成一圈绑在自己的手臂上:
  
  "二十九块。"
  
  莫扎特还在思考着把萨列里说成是自己的孩子或者是弟弟的可能性,他看了看那对猫耳朵,叹了一口气。可怜的布偶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弧线重新落进孤儿车里,莫扎特突然想到自己是在超市里,他环顾四周,炎热的下午没有什么顾客,收银员还在柜台里专心致志地玩着手机。
  
  他想了想还是把萨列里了抱起来,告诫他不要乱动,然后推着车去结账了。
  
  收银的姑娘是个生面孔,或许是新来的,她一个个扫着莫扎特递给她的商品,一双眼睛好奇地盯着莫扎特怀里一动不动的萨列里,"我怎么不记得我们有卖这样的玩偶?"
  
  "我从玩偶框的最底下翻出来的,或许是很早以前的货品了吧。"他强装自然,把萨列里的手举起来让收银员扫标签。
  
  "这样啊。"她看了看屏幕,确实是超市里的商品,"这个玩偶做的真好,也不知道后来为什么进了那么多劣质的玩具。"
  
  莫扎特随意地应和着,付了钱就抱着萨列里拎起塑料袋逃一样走了。
  
  他家离超市很近,站到太阳底下才感到夏天的热度,他颠了一颠以防这个小家伙滑到地上去。
  
  "你很重啊。"
  
  萨列里仍然保持着出超市时的姿势,听了莫扎特的话后眼珠子转了转,快速地伸出手糊了莫扎特一巴掌。
  
  莫扎特隐隐约约听到一句嘟囔说他更重。他笑得像个孩子,用手去戳萨列里气鼓鼓的脸,"你怎么会在超市里啊,耳朵又是怎么回事?"
  
  蝉鸣声此起彼伏连成一片,这对猫敏锐的耳朵而言是一场灾难。萨列里左右小幅度张望了一下,发觉路上没有人,便把自己的脑袋塞进莫扎特的怀里,虽然热但勉强还能够忍受。莫扎特这时才看到萨列里身后一条乱晃的尾巴,黑色纤细,泛着一点光泽,不像路边一些野猫那样勾着而是笔直的。
  
  "醒过来就在那里了,我也不知道。"闷闷的声音透过布料传出来,他感到一团热气结实地打到自己的胸口上。萨列里的尾巴还在乱摆,好几次甩进了莫扎特的嘴里,他急忙吐出来。萨列里好像察觉到莫扎特逐渐僵硬的手臂,尾巴终于安分下来垂成一条。
  
  "什么都不知道?"
  
  "什么都不知道。"
  
  莫扎特高深莫测地看着在自己臂弯里扒拉着自己衣服的萨列里,"怎么可能信你这套?"
  
  萨列里一下子停了动作,莫扎特知道自己猜对了,"说吧,你什么来历。"
  
  萨列里两只耳朵委屈地被莫扎特的胸口压折了,他转了转脑袋露出一只蜜棕色的眼睛,看上去楚楚可怜,"我不能说..."
  
  这时候莫扎特已经到了家门口,他们一路上没有遇到任何人,小区大门的保安大概也躲到什么地方去乘凉了。他从衣兜里摸出钥匙开门,开着窗的屋子里比阴暗的走廊热了许多,萨列里难受地扭动几下。莫扎特把塑料袋放到桌子上后窝进黑色的绒布沙发里。
  
  他把萨列里举起来放到腿上,控制住萨列里的双手不让他逃跑,"说吧。"
  
  "......"萨列里好久没有回话,他刚刚站上莫扎特的腿时打了个滑差点摔下去,所幸被拎了上来。他垂下目光去研究莫扎特的两条腰带,神色极其认真。
  
  莫扎特没忍住露出个傻笑,不过萨列里低着头没有看到。他轻轻挠了挠萨列里的下巴,"连为什么会有猫耳和尾巴也不能说吗?"
  
  萨列里瞪他一眼,拍掉了莫扎特的手,"别这样挠我,我不是那些野猫。"他用衣服蹭蹭下巴,好像要擦拭掉刚刚莫扎特留下的触感。
  
  "真的不讲?"

  "......"萨列里别过头去,尾巴不安地甩动起来,他咬着下嘴唇好像在做什么不得了的决心,"我想去超市蹭个空调,推车里的逗猫棒让我多停留了一会儿..."他说话断断续续的,"谁知道突然化了形..."
  
  莫扎特放肆了笑了好几声,直到萨列里狠狠地踩了他几脚才停下来,"这么说你是一只猫精咯?"
  
  "不是猫精!"
  
  莫扎特又伸手要去摸萨列里的脑袋,但被躲开了,"那你自己溜出去不就好了。"
  
  萨列里翻了个白眼,"我以为你家有空调。" 
  
  
fin.
  
  萨老师:长得不错以为是个有钱人,没想到穷得空调都开不起——
  萨老师为什么有衣服呢,谁知道呢...大概也是超市偷穿的吧.........
  
  
  
  
  
  

评论
热度(68)
© 金子与黑白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