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扎Xflo萨。
德扎和法扎的xover。
小号,非礼勿吃。
警告:可能有RPS混入。
QQ群:639630271(日常开车,拒绝未/成/年)
 

[豆扎flo萨]婚纱

mousse:

  *80天快乐!终于赶上了!时间过得好快啊马上就要百日了兴奋到模糊!抖动.jpg
 
 
 
  门被小心翼翼地推开一条缝,合页发出微弱又绵长的吱呀声。此时萨列里正猫着腰透过缝隙观察外面的情况,他只能看到一片刷成白色的墙壁。看来莫扎特已经离开去做准备了。他紧张的情绪稍微舒缓下来一点吁了一口气。
 
  "安东尼奥你是不是换好了?"
 
  突然有一个力道把他往房间里面推去,莫扎特的声音从头顶上方传来。萨列里被吓到了,不过强烈的羞耻心让他条件反射就去抗拒外人的进入,哪怕这外人是莫扎特。
 
  "你等一下。"他在慌乱中喊道。
 
  "那也让我进去,我帮你换。"莫扎特用身体顶住门,事实上凭他的力气完全足以无视萨列里微不足道的反抗,不过他没有那么做——或许会伤到萨列里。
 
  萨列里两只手都压在门板上,只有左手涂了黑色的指甲油,右手通常需要莫扎特代劳。还不习惯的高跟鞋让他使不出力气。贝壳般皎洁的鞋面没有任何的花纹,本该朴素的鞋却因为萨列里的常年不见光的脚背像是吐露出珍珠。层峦叠嶂的半透明蕾丝花边把他的脚掩得若隐若现,未知的脚踝以上的部分引人遐想。拖地裙摆上米粒大小的钉珠如同泼洒出来的星子在吊灯底下挨个炫耀自己的光辉。
 
  他或许还要感谢莫扎特设计时原原本本按照他的腰围来因此不需要束腰。他想到那些姑娘在更衣室里发出的惨叫就觉得一阵窒息。不过即使没有外力,萨列里腰部的线条也优于很多把自己强硬挤进裙子的女士。
 
  他的身材虽然不如莫扎特那样厚实,不过相比姑娘们柔软纤细的手臂,长时间的指挥总会练出肌肉来。而莫扎特完全没有想要隐藏起这些的想法,他的两条胳膊被透明的薄纱包裹住,白色的玫瑰花纹攀附在上面从袒露的胸口蔓延至手肘。
 
  他脸红得如同要给玫瑰花们上色,两朵黑宝石耳坠放肆地摇曳着。一向打理得一丝不苟的长发解开了缎带的束缚披散在背后。此刻因为大幅度的动作凌乱地铺在胸口,白黑两色的碰撞在他身上完全不显得奇怪。
 
  莫扎特进门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萨列里。他气喘吁吁地靠在衣柜上,一双手不知道该放到哪里,最后遮住了脸,只露出一对红透的耳朵。莫扎特眼尖地看到白纱底下也泛起了桃花一样的嫩粉色。
 
  萨列里好久没有听到莫扎特的声音,心里一空,分开手指从指缝里去偷看莫扎特的脸色。又一次是一片白色,他抬高视角果不其然落进莫扎特的眼睛里。莫扎特抓住了他的手,把他拉到梳妆镜前坐下,温柔却不容拒绝。
 
  萨列里不肯去看镜子,他此时的形象让他感到羞耻,想到莫扎特正在打量自己,那视线有如实质在身上一寸寸移动,他在一种被珍视的喜悦里感到万分难耐。
 
  莫扎特伸手去化妆台上取东西,西服的袖口贴着萨列里的耳畔蹭过去,他颤了一下便低下头,恨不得把头埋进裙摆里藏起来。
 
  然后冰凉的手指挑起了他的下巴,他看到莫扎特正举着一支口红,不由分说就抹在他的嘴上。他忘记要怎么去挣扎了,看着近在咫尺的莫扎特的脸,连细小的白色绒毛都清晰可见,平日懒洋洋的蓝色眼睛正专注地锁定住自己。他不安地把两条腿绞在一起,双手却安分地搭在膝盖处。这时候他无比庆幸,繁复的下摆为他免去了很多其他的尴尬。
 
  莫扎特半蹲着,他选了最艳丽的红色,但这颜色仍然不足以压住萨列里本人的光彩。他转到萨列里身后,亲自为萨列里梳头。木梳从头顶一路滑到发梢,偶尔遇见几个结,他就把手指从浓密的发间穿过,按住上面的头发确保萨列里不会因为自己的用力而感到疼痛。
 
  他专注地给萨列里盘起了头发,为此前些天他特地去请教了他的姐姐。虽然他简简单单就能用一支羽毛笔创造出天籁,不过在这方面他完全是个糟糕的新手,他只学了最基础的款式,此时却仍然忘了步骤。刚梳好的头发又被弄乱,所幸勉强盘了起来。他四处张望了一下又从化妆盒旁边的花瓶里折了玫瑰下来,插进萨列里的头发里。他满意地后退了小半步投以欣赏的视线。
 
  萨列里一直低着头,但他时不时就从镜子里偷瞄莫扎特。察觉到那双一直动作着的手离开了以后,他再一次想去确认莫扎特的位置,却在镜子里对上了莫扎特笑吟吟的目光。他匆忙又低下头去。
 
  他看见莫扎特的白色的靴子停在他旁边,注意地不去踩他的裙摆。他有些紧张,无法猜测的事情让他感到期待,而接下来莫扎特所做的事情更是超过了他的期盼。
 
  莫扎特一手扶住椅背来支撑,一手牵起萨列里十指相扣。一团温热的气息打在脸颊上,莫扎特歪着头从低下探过脑袋来亲吻他,金发蹭在眼睛上痒痒的。这个吻浅尝即止,萨列里呆愣着看向莫扎特沾着口红的嘴唇,他下意识伸出舌头舔了舔唇瓣,粉色柔软的舌尖慢动作一样扫过晕开的口红。莫扎特别过头去,撑住背后的桌子,懊恼地揉了揉头发:
 
  "明天就是婚礼了,你这样是在惩罚我吗?"莫扎特企图掀开裙摆,不过萨列里的手一直牢牢地按在腿上,他没有得逞。
 
  萨列里气得鼓起一边的脸颊,"如果你一开始就为我定一套西装,根本不会有现在的事情。"
 
  在订下结婚的日期时,他们约定互相为对方准备一套婚礼上穿的礼服。他规规矩矩地定了一套白色的西装——此时莫扎特正穿在身上。而莫扎特却没有遵守他们的规定,甚至在很久以前就先去裁缝店定做了一件婚纱。这件事情他完全被蒙在鼓里。
 
  "是我不好,你别生气啊!"莫扎特从背后抱住萨列里,嘴里说着请求原谅的话,两只手却摸到萨列里锁骨处想要探进上衣里。不过领口设计得太过贴合,只能再容下几根手指,他放弃了这次进攻转而隔着手感粗糙的布料去捏萨列里胸前两点。这个举动让萨列里惊得往后一缩,整个脑袋都靠进了莫扎特的怀里。
 
  "沃尔夫冈!"萨列里气恼地往镜子里瞪去,他发现莫扎特一直通过镜子来观察自己的每一个表情。
 
  莫扎特乖巧地没再动作,他收紧胳膊圈住萨列里的脖子,头埋进颈窝里深吸了一口气,"真想把你直接脱光了。"
 
  "那开始就别让我穿!"他扒开莫扎特的手。
 
  "这不一样嘛安东尼奥——"莫扎特好像伺机而动的猛兽,萨列里的双手刚刚离开裙摆,他就迅速绕到前面揪住厚实的下摆用力一掀。
 
  萨列里只感到一阵凉意,层层叠叠的蕾丝边尽数打在脸上。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听见莫扎特失望地大喊:
 
  "怎么还有衬裙啊!"
 
  萨列里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莫扎特委屈地咂了咂嘴,突然望见萨列里这个仿佛胜利一样的表情,反而冷静下来。他俯身凑到萨列里耳边:
 
  "我还为你定了一套西装。"他看到萨列里偏过头来惊讶的眼神,"其实我也不想让别人看见你穿婚纱的样子..."
 
  后面的话莫扎特没有接着讲下去,不过萨列里觉得自己知道这个性格恶劣的小恶魔脑子里装了点什么。他开始思考起这笔交易的利弊,却根本没想到这本身就是不合理的。他总是由着莫扎特耍性子,当然,某种意义上他也乐于那么做。
 
  他薅住莫扎特的头发前倾身子吻上去,想了想伸出舌头顶开了莫扎特愣住的牙齿,他努力去回想莫扎特曾经是怎么亲吻他的,根据记忆笨拙地模仿着。而短暂的失神后,莫扎特终于回应起来,他捧住萨列里的脸,把萨列里贴着椅背整个压到身下去。
 
  萨列里呼吸急促,认知里这是他第一次尝试主动开始一个吻。莫扎特放过了已经眼神迷离的萨列里,"西装我等会儿给你送过来。"
 
  他起身往门口快走了几步又回过头看着萨列里起伏的胸口,"不过这条婚纱得留着,以后睡觉的时候可以穿。"
 
  莫扎特关上门,斜靠在门上平复翻涌的情绪。门后传来花瓶落地的声音。
 
 
fin.
 
  睡♂觉的时候穿
  确实很想开车!可是!我!开不来!(咸鱼躺
 
 

评论
热度(45)
  1. 鬼。幻焰。mousse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金子与黑白键
© 金子与黑白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