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扎Xflo萨。
德扎和法扎的xover。
小号,非礼勿吃。
警告:可能有RPS混入。
QQ群:639630271(日常开车,拒绝未/成/年)
 

[豆扎flo萨]婚礼

mousse:

  *救急用超短预警
 
 
    和莫扎特相识大约是在十六岁。莫扎特比他小上六年。小小的人踩着锃亮的皮鞋,猩红的刺绣外套后摆扬起一个不大的弧度,影子一样跟在他身后。他拿起一个碟子,莫扎特也跟着踮脚去勾桌面,不过他太小了,通常什么都碰不到,只好鼓着脸颊。
 
  在他二十四岁时,他由俯视变成了仰视的那个。莫扎特在青春期窜高了不少,也从当年那个纯真的孩童变成了狡黠的小狼狗。他仍然像小时候一样爱吐舌头,不过没有那么可爱了,反而是惹人恼怒。
 
  衣服从热烈的红色回归成初生的那种洁白。白色的背心,白色的兜帽外套,两条叮当作响的皮带支撑着松松垮垮的裤子——当然也是白色。完全不符合当代时尚的穿衣风格。
 
  这只叛逆的小狼狗此时穿着一身白色的西装,弯腰在花丛里折下一支玫瑰别在胸口,回头发现萨列里满脸愁容。萨列里扯着自己的领花,他总觉得有点歪。
 
  莫扎特笑了笑,凑过去贴着萨列里耳后磨蹭了一会儿,"那么认真啊?"他低头和萨列里额头相抵,帮萨列里调整了一下领花的位置,"根本没有人会看到我们。"
 
  他们的婚礼没有邀请任何人。谁会愿意祝福他们两个的结合呢?两个男性?神父缺席,草坪代替红毯,天地作为教堂。
 
  萨列里的手指绞着衣服下摆,又反应过来一样把衣角拉直,"毕竟是婚礼,"他后退半步,去看那丛玫瑰花,"你把戒指藏到哪里去了?"
 
  莫扎特把萨列里额角上的发丝别到耳朵后面去,一手指向森林里,"在那里面哦?你敢去吗?"
 
  "有什么不敢的?"萨列里打掉了耳边的手,跨开一步朝莫扎特指的方向走过去。莫扎特愣了一下,然后追上去从后面揽住萨列里的脖子,整个人挂在他的背后。
 
  萨列里走得艰难,他去掰莫扎特的手臂,"放开。"
 
  莫扎特哼哼一笑,在萨列里脖颈那里蹭了蹭,"你其实很喜欢吧,迫不及待要让我给你带上戒指?"
 
  萨列里没讲话,莫扎特走到他旁边,牵起他的手跑起来。他转过头来大喊,"其实我也迫不及待!"
 
  萨列里跟在莫扎特身后跳过几个树根,空着的那只手挥开软软的藤条,鸟雀的鸣啼在头顶上方逐渐远去。
 
  当树干变得越来越稀少的时候,他反应过来莫扎特是要带他去一处空地。他踏到一片草坪上,莫扎特突然停下来导致他差点撞上去。他双手撑着膝盖喘了一会儿气,却被响起的掌声吓到了。
 
  算不上大的空地上站着大约二十多个人,是他们的亲属和朋友,衣着服装让他很难认为他们是散步来这里的。他转头去看莫扎特,莫扎特把自己半长的金发扎了起来。
 
  他用手掌揉了揉萨列里的脑袋,俯身跟他耳语,"都说不要那么认真了,现在又歪了。"莫扎特把一边翘起的领花扶正,然后随手给萨列里整理头发。
 
  "你计划好的?"萨列里看着一直在鼓掌的人们。
 
  莫扎特给萨列里也扎了一个团子,"惊不惊喜?"他再次牵起萨列里的手,把他带到缠了花朵和叶片的铁丝拱门下面。
 
  穿着裙子的花童递来两枚戒指,莫扎特始终盯着萨列里的眼睛,他拉过萨列里的手给他戴上戒指,然后把自己的手塞进他的手心里——意图很明显。
 
  萨列里这才有机会移开视线去看那枚应该属于莫扎特的戒指。朴实无华的设计。他们不适合花里胡哨的东西。
 
  他把戒指对准莫扎特的无名指推进去时,莫扎特侧头下来吻住了他,一只手去捏他的腰。花童被南奈尔拉过去捂住了眼睛,萨列里踩了莫扎特一脚,又瞪了他一眼。
 
  莫扎特沿着嘴唇又去亲吻他的鼻尖,在眉心处落下一个虔诚的印记。他的手贴在萨列里脖子后面的发根处按了按,朝人群眨眼睛。萨列里挑着眼角要看莫扎特还准备了什么。
 
  "新婚快乐!"所有人对他们喊道。花瓣飘散在湛蓝的天空里,微风把它们点缀在整片草地上。萨列里深吸了一口气,他眼角有点湿润,莫扎特趁机和他十指相扣,"安东尼奥,我——"
 
  萨列里用一根手指抵住了莫扎特接下来的话,"我知道,"他在莫扎特的手心里划着圈子,"我也爱你。"
 
 
 
fin.
 
  没了。反正说好是小短文的(小声)

评论
热度(33)
  1. 鬼。幻焰。mousse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金子与黑白键
© 金子与黑白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