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扎Xflo萨。
德扎和法扎的xover。
小号,非礼勿吃。
警告:可能有RPS混入。
QQ群:639630271(日常开车,拒绝未/成/年)
 

【豆扎flo萨】老师我能亲您吗?【一】

Gientta:

师生年下AU
问题高中生豆扎×高中老师萨列里

如果知道莫扎特在这所高中上学,萨列里是绝对不会来这里应聘的,不如说,他第一天走进教室看到明明已经上课却还和别的同学吵架而面对面站在教室最后的莫扎特时,萨列里是想立刻转身走人的。
萨列里后知后觉回想起应聘时科洛雷多说到的事,所以让校长科洛雷多头疼不已的有问题的艺术特招生就是莫扎特……
萨列里与莫扎特在这之前就相遇了,萨列里刚到维也纳的时候凭着一口烂德语,混合着意大利语和法语很顺利的没有找到工作,大学刚毕业的萨列里为了音乐梦想要在维也纳找个乐团当指挥,然而在他身上的钱快要用完都没能找到称心的工作。
就在他面临着要被房东停水停电赶出门的时候,他在酒吧后街的巷口遇到了莫扎特,一身白的年轻人背着电吉他差点撞上因为饿肚子而有些头晕摇晃的萨列里,萨列里倒是没摔到地上,但是他宝贝的总谱却撒了一地。
甚至顾不上训斥莫扎特,萨列里赶紧蹲下收拾自己的谱子,一双好看的手将乐谱递了过来,萨列里倒了谢抬起头就看到了一双印着晴空的眼睛。
“您是个音乐家吗?”
那个人自说自话的接过萨列里的谱子看了起来,萨列里呆愣了两秒感觉十分无奈:
“请您把我的谱子还给我……”
“这是您自己写的吗?”
“是的。但是还是请把我的谱子还……”
“这音乐真是棒极了!不是恭维,我可是从来不在音乐的领域恭维人!”
“……谢谢。您能把谱子还给我了吗?”
曲谱被白衣青年拽在手里,萨列里扯了几次都没能扯回来,担心乐谱被扯坏,萨列里只能任由这个人看完了他的曲子。
“我今晚能演奏您的曲子吗?”
看完谱子白衣青年抬起头,脸上挂着让人无法拒绝的大大的笑意,被笑容迷惑的萨列里点了点头然后才瞄到了他的电吉他,顿时感觉有些后悔,玩摇滚的人要演绎古典交响乐的谱子……认真的吗?
白衣乐手拉着萨列里的手进了酒吧的后门,如同萨列里想象的那样吵闹,白衣青年刚进去就有人高喊他的名字,原本就吵闹的酒吧忽然爆发出一阵欢呼声,仿佛所有人都是为了这个叫“莫扎特”的青年而来似的。
把萨列里塞进角落的一个位置上,莫扎特跳上舞台一手抓着吉他一手抓着麦克风宣布今天要演奏一首新的曲子,而且不是由他自己写的曲子,虽然人群里有人发出了失望的声音,但是在莫扎特做了“一样是很棒的曲子!”的保证后,人群里的声音小了一些等待他的演奏。
坐在角落里的萨列里感觉自己的脸都快要红透了,幸好酒吧里灯光昏暗,没有人能看到萨列里的脸有多红,但是莫扎特的确将他的总谱的主旋律改编得十分适合吉他摇滚乐,萨列里甚至不想承认他自己也有些沉浸其中,直到人群里钻出来一个秃……啊不,一个看起来就很人精的男人。
“这曲子是你写的吧?”
那人坐下之后带着笑容直接开口,萨列里抱紧装着总谱的包低着头转开视线有些不想和这人搭话,但是出于礼貌还是点了点头,那人却不在意萨列里十分不自然的样子,高兴地大喊:
“啊哈!我就知道!您真的幸运极了,那个小混球从来看不上别人写的曲子!”
对于热情过度的人萨列里只想敬而远之,他几乎要把自己完全缩在那张椅子上,求助一般得看向莫扎特,而对方却竟然真的也在看着他,萨列里感觉心脏漏跳了一拍。
“席卡内德!您不要打扰我的缪斯!各位!今晚的音乐就是席卡内德正在搭话的先生写的!他是我今天的缪斯!”
什么……
萨列里还没反应过来,人群都看向他,夸赞声几乎溢满他的耳膜,他甚至收到了几个音乐唱片制作人的名片,原来这个叫莫扎特的人那么厉害的吗?等会儿,莫扎特?
萨列里有些出神得盯着莫扎特看了一会儿,忽然意识到这并不是他第一次见到莫扎特,在萨列里还在意大利读中学时就已经听说过莫扎特的名字,一个音乐神童,虽然这几年都没有听到他有什么动静,但是萨列里确实知道这一号人物。
音乐神童?那个抱着电吉他跑下来冲着他傻笑,然后把他拉起来亲吻的家伙?
萨列里觉得自己被上帝耍了。

在上一次莫扎特演奏了萨列里的音乐后得到了一笔可观的版权费,萨列里交付了房租电费和水费之后还买了新的行头,他一身黑得出现在公园的时候他不明白自己怎么就鬼使神差的答应莫扎特要来公园。
他并没有什么义务要听莫扎特的话,哪怕是因为莫扎特的关系他得到了许多名片,而其中有一个有名的教会学院邀请他去面试音乐专业的老师,薪资能让他在写完新的总谱之前有许多额外的收入补充。
萨列里并不讨厌当老师,而下一次指挥比赛要等到学校的学生们放暑假的时候,对萨列里来说这是十分好的差事。
但是答应莫扎特到公园来绝对是意料之外的,他不知道莫扎特是怎么得到他的手机号的,基于那天在酒吧最后被莫扎特灌得烂醉,第二天早上还是从莫扎特家里醒过来,顺便见了莫扎特的父母和姐姐,莫扎特大概有很多时间拿出他的手机留下他的手机号。
习惯早到十分钟的萨列里看到约定好的地方莫扎特已经等着,一身白衣的莫扎特无比显眼得站在花园里时不时得看看手机,无论是他的身高还是耀眼的金发都十分惹人注目,当他抬头看到萨列里的时候露出太阳一样的笑容时萨列里觉得自己的眼都快瞎了。
“萨列里!这边这边!”
今天莫扎特依旧一身白仿佛不怕被弄脏似的,走近了一些萨列里看到莫扎特衣服上的折痕,虽然依旧是一身白但是显然对方换了新的行头和款式,看起来比真实年龄更大一些,其实萨列里也不知道莫扎特到底几岁,他只知道明明自己已经有点岁数了却没有几个女朋友……或者男朋友,所以现在这仿佛约会的状况让他十分紧张。
但是不得不说他十分享受,和莫扎特在一起感觉很快乐,虽然对方一直在他耳边叽叽喳喳的说话,但是他们都爱音乐,没有什么比这更让萨列里感到安心的了。
莫扎特带着萨列里在街上穿行着,一边说着话一边快速的走过街道,虽然走的非常快,但是萨列里能感觉到莫扎特刻意放慢脚步等待他,不过小孩子到底是小孩子,莫扎特一路上给萨列里买了各种小零食和甜食一起分享,虽然萨列里很享受这样轻松愉快的气氛,但是在他手里的还拿着没吃完的糖霜条纸袋和冰淇淋站在音乐会剧院门口时,萨列里还是忍不住纠结了一会儿。
“您不进来吗?”
莫扎特轻车熟路的拉开剧院的后门,弹出一个脑袋看着一手糖霜条一手冰淇淋的萨列里,有些不解的询问,萨列里举了举手里的零食满脸的“我不能亵渎这神圣的地方”的表情,莫扎特忍不住笑了出来。
最后莫扎特妥协了,他在原地等着萨列里吃完了手里的冰淇淋,萨列里也妥协得拿着卷好的糖霜条袋子走进了剧院。

评论
热度(51)
  1. 鬼。幻焰。Gientta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金子与黑白键
© 金子与黑白键 | Powered by LOFTER